中美贸易战最新消息:明年1月或举行贸易会谈

发布日期:2018-12-24 17:29  作者:admin  来源:安迪物流

  从今年3月23日开始的中美贸易摩擦,终于进入休战期。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12月14日在联邦公报上发文表示,正式将针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从10%提高至25%的时间改为2019年3月2日午夜12时零1分。12月14日,财政部官网消息称,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从2019年1月1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汽车及零部件暂停加征关税3个月,涉及211个税目。
  
  在经历了4个月的价格上涨压力之后,国内的美产进口车商终于松了一口气。多家涉及美产车企业均第一时间对价格做出了调整,并表示“将抓紧暂停加征关税的窗口期,正在计划加大进口量,以弥补此前因进口量减少带来的损失”。
  
  国内市场迅速反应
  
  此前,由于加征关税,美产汽车被剔除出汽车关税降低的受益者名单,并开始持续受到成本和竞争压力等带来的困扰。5月22日,财政部宣布自2018年7月1日起,汽车整车关税由25%降低至15%。紧接着8月23日,我国又宣布对从美国进口的轿车加征25%关税,美国产汽车关税从15%上涨至40%。
  
  受提价影响,特斯拉电动车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受到严重冲击。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特斯拉在华销量下滑37%,而10月的销量更是下滑了70%。而在高关税压力下,平行进口车的日子也不好过,有的店甚至几乎完全停止从美国进车。数据显示,今年10月,平行进口车进口量仅为6007辆,同比下滑达56.6%。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美国原产车的报关量为15.9万辆,同比下降27.8%。统计显示,福特、通用、克莱斯勒、特斯拉等车企在今年三季度的报关数量同比降幅分别为12%、94%、81%、92%。而对于此次暂停加征关税,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方面表示,这是落实两国元首共识的具体举措,可以扩大适销对路产品进口,满足国内市场。
  
  虽然新政从明年1月1日才正式实施,但特斯拉、宝马、奔驰等在华销售车型中进口自美国比例较大的跨国豪华品牌就已迅速宣布下调产品价格。按照15%税率的新关税政策,特斯拉第一时间宣布了Model 3的最新售价,其中长续航版本降至49.9万元,高性能版56万元。此次调价是Model 3在华接受预订以来的第二次降价。
  
  此前,特斯拉已将Model 3长续航版和高性能版的售价分别从最初的58.8万元和69.8万元降为54万元和59.5万元。宝马中国也宣布,将原产于美国的BMW X6、X5M、X6M以及目前仍在销售的上一代BMW X5的厂家建议零售价下调到关税为15%时的水平。同时,在华只销售纯进口车型的特斯拉也下调了Model S75D、Model S100D和Model X75D等在华销售的车型售价,根据特斯拉官网的信息,相关车型降幅最高达11%。
  
  紧随其后的是奔驰,最高降幅达13.5万元。林肯也是在华仅有进口车型销售的美系豪华品牌,除了领航员车型,林肯此前并没有因对美加征关税而上调过车价,定价策略一直遵循定价透明。不过,在对美暂停加征关税的消息传出后,林肯领航员车型的价格出现松动,有经销商给出了最高10万元的现金优惠,以领航员2018款3.5T AWD尊耀版为例,官方指导价112.8万元,现售价为102.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产地跟品牌所属国以及国家版本是不同的概念。美国品牌的进口车和美国版的进口车,并不一定是美国产;相对应的其他国家品牌和版本的车,也可能是美国产。前者需要征税,后者则不需要。
  
  美方“喊停”情理之中
  
  根据乘联会统计,2017年中国汽车进口量达到125万辆,其中28万辆来自美国工厂,总价值大约131亿美元,单车均价4.68万美元,分别占据中国进口整车中的22.4%销量份额和25.7%金额份额。反过来,2017年中国对美国整车出口为5.4万辆,价值14.3亿美元,单车价格约2.65万美元。在中国制造整车对外出口业务中,美国市场仅占5%销量份额和10%金额份额。
  
  对比之下,美国本土车企无疑伤得更深。在关税战争全面爆发的这几个月来,通用、福特、特斯拉等美系车企都分别遭受着利润下降、销量暴跌等厄运,甚至连并非美系血统,但在美国投产的奔驰、宝马等车企都经历着成本上升或销量下滑的尴尬期。在贸易摩擦期间,通用和福特相继宣布裁员计划,预计两家车企面临裁员风险的员工将达到10万人以上。
  
  今年7月6日和8月9日,中国曾先后2次对原产于美国的340亿美元和16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涵盖了乘用车、商用车、传统能源车型、新能源车型等领域。今年9月份,我国自美进口的汽车1.5万辆,减少30.4%,对单月我国进口汽车减少总量的贡献率为47.6%。
  
  事实上,目前中国市场已经成为美国本土汽车企业在海外的最大单一市场,但中国汽车市场对美国车企的依赖性并不高。此外,鉴于中国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以及智能汽车的发展现状和不可替代的地位,如果美国车企失去中国市场,将可能错失汽车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新机遇。
  
  显然,贸易摩擦并未帮美国实现缩小汽车贸易逆差、工作和资金回流等目标,反而进一步加剧了美国车企的经营风险。自中美爆发贸易摩擦以来,美国的贸易逆差不断创历史新高。数据显示,10月份的贸易逆差环比扩大了1.3%,与9月份相比从763亿美元扩大到了772亿美元,这显然违背美国的初衷,因此美方“喊停”也是情理之中。
  
  当前,汽车制造业正逐步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按照全球化趋势,关税应该是越来越少的,是不应该打关税仗的。”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许海东表示。
  
  当下的中国车市已经今非昔比,主导权也已不再只是掌握在少数车企手上。由于此前中美贸易争端的升级,使得美系车企受阻,而德系、日系借势不断巩固根基、自主品牌日渐壮大,中国市场的格局正在发生大逆转。过度的自信就是自负,于人于事皆如此。